当前位置:首页 » 大数据电子书 » 正文

爆发:大数据时代预见未来的新思维 (湛庐文化•财富汇) - 电子书下载 -(百度网盘 高清版PDF格式)

1755 人参与  2018年12月31日 21:11  分类 : 大数据电子书  评论

爆发:大数据时代预见未来的新思维 (湛庐文化•财富汇)-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 (Albert-László Barabási)

            在线阅读                   百度网盘下载(9jvg)


image.png

书名:爆发:大数据时代预见未来的新思维 (湛庐文化•财富汇)

作者: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 (Albert-László Barabási)

格式:EPUB, HTMLZ, PDF

路径:点击打开

出版:ZHLCN

排序作者: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 (Albert-László Barabási)

排序书名:爆发:大数据时代预见未来的新思维 (湛庐文化•财富汇)

日期:08 12月 2018

uuid:fe759b17-078a-48d9-b17d-1570283f1fee

id:491

出版日期:8月 2012

修改日期:08 12月 2018

大小:2.63MB

语言:中文


爆发,宇宙运行的科学

我们正处在一个聚合点上,在这里,数据、科学以及技术都联合起来共同对抗那个最大的谜题——我们的未来,既是个人的又是社会的。无处不在的爆发,是科学的台柱,而它的影响力将与20世纪初期的物理学或者基因革命的影响力不相上下。

在我之前参加过的会议上,我至少认识其中一个人。在演讲者、主办者或者参与者中,总有一张熟悉的面孔。但是在2006年11月9日那天,当我在布拉格市长的府邸中扫视屋里上百号休闲、优雅的人时,却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所以我端起一杯酒开始跟大家轮流交流,直到我融入了跟一位60岁出头的男子的谈话中。

由于旁边很吵,我没听清他的名字。他个子不高,长相一般,地中海人,穿一件黑色的鹿皮夹克配一件黑色的耐克衬衫。寒暄了几分钟后,我问了一个方便引出话题的问题:“你是做什么的?”

他当然是个艺术家,就跟参加这个装饰艺术沙龙的所有人一样。所以我马上提出了进一步的问题:你搞什么样的艺术?

有一瞬间,他显出了困惑的表情。我随后才知道,他是这次会议的主讲人,正因为他我才有机会来布拉格。但我的飞机晚点了三个小时,所以我错过了他的演讲,最终使得我可能是这里唯一一个不知道他是谁的人。在露出一丝几乎让人觉察不到的犹豫后,他开始兴致勃勃地考验起我来。

“这就是我做的。”他说着,然后用右手将左侧的袖子提了上去,慢慢露出他苍白的皮肤。然后,在距离肘部10厘米的地方,光滑的皮肤上突然出现了……一只耳朵。

不是文身,也不是粘在他手臂上的小道具,而是一个普通人的耳朵覆盖在同样苍白的前臂上。

我不自觉地向上看了一下,马上确定了他的两只耳朵还长在脑袋上。第三只耳朵,而且是看起来非常正常的一只耳朵,优雅地长在了他的左臂上。

第三只耳

我终于知道了。他的皮肤就是他的帆布,而那只多出来的耳朵就是他的艺术作品。

在那天的晚宴上,我找了个机会确定了那只耳朵的真实性——我甚至还摸了它,感觉就像是真的。我还知道了这

个人的名字:斯特拉克(Stelarc)。

就只是斯特拉克,没别的了。

那就是他护照上写的名字。

而第三只耳朵无疑是使他声名鹊起的东西。另外,他的悬挂系列使他早在几十年前就名声在外了。他在表演时通常是全裸的,或者将自己吊在东京的电缆上,或者头朝下倒挂在曼哈顿的东十一街上。

路人并不是因为他裸体才驻足,或者至少不仅仅是因为他裸体,而是他将自己悬在半空中的方式吸引了大家。他用了很多肉钩子勾住从肩膀到膝盖的皮肤,使自己悬在高处。他是为艺术而挂。当滑轮将他提到空中时,他的皮肤被牵引、被拉伸了。

在他最近一次的表演上,他正打算将自己的耳朵通过外科手术移到额头上。但他的医生劝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这种移植很可能导致耳朵死亡,这样一来他就既失去了他的耳朵,又失去了他的杰作。最后,他们又为他做了一只耳朵。

医生在他的皮肤下面嵌入了一个柔软的假体,而他必须每天往里边注入盐溶液。两个月后,他的皮肤上鼓出来一个包。外科医生就在这个包上做出了一个耳朵形状的模型,然后,在他的身体里注射了干细胞,来使这只耳朵长出软骨。

随后,我们的话题从他的第三只耳转向我接下来要做的有关人类行为的演讲,我们私下里讨论了这个话题。这一直是个敏感的论题,所以我已经准备好接受他的激烈反应。实际上,斯特拉克的激烈反应真是把我吓了一跳,但原因并不是我想的那样。

“我不认为我们在很多情况下被监视了,”他说,“相反,我们很少被监视。”

吃惊的我让他做出解释,而他也欣然答应了。他认为我们需要更多更好的监视器,不仅设在我们身边,而且还要装在我们的身体里。它们应该监视所有的一切,从我们的行为到我们身体内部的所有变化。

“我想知道我的细胞什么时候出现问题。”他说。他希望在血管中装上一个袖珍机器人,去探测所有可能使他生病的变化。它们会成为他身体内部的“巨型机器”,在细胞癌变之前就将它们制服,或者在中风之前就将血液里的血块爆

监视?我随后意识到,他的第三只耳朵就是一个实施自我监视的工具。但现在还不是,原因只有一个:他的第三只耳仍然是聋的。

他一开始并不想让它是聋的,他甚至在里面装了一个小麦克风,但他的皮肤感染了,所以只好将麦克风移了出来。然而,他并不打算就此放弃。在交谈中,他透露会再试一次,而且如果需要会一直试下去。一旦装上麦克风,他会将它连到网上,这样一来,任何浏览他网页的人就都能对他进行实时窃听了。“它不是一只会听的耳朵,而是一只会将声音传送出去的耳朵。”他解释说。如此一来,他就能公开并即时地进行自我监视了。

斯特拉克的耳朵现在可能还不能发挥功能,但他要求更多监视的愿望会很快实现。这个信息丰富的社会的一个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就是我们会发现自己的生活细节会被空前详细地记录下来。与此同时,一项新兴的科学已经开始将我们所做的一切量化,迫使我们重新思考那些理所当然的事情,比如自由和隐私等。

爆发洞察

在我看来,这项新科学的最重要的发现之一是:当我们将生活数字化、公式化以及模型化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其实大家都非常相似,而你可能还没准备好接受这一点。坦白讲,你会做那些对你最有利的事,而且会在你能力所及且最方便的时候完成它。

可能你住在洛杉矶,而我住在波士顿;可能你是亚洲人,而我是匈牙利人;可能你开了一个餐馆,而我在做研究、教学,偶尔还写写书。这些不同当然重要,没有人质疑过这一点。但如果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在我们的行为和时间安排上,我们会发现你我之间都遵循同一个模型,而且几乎所有人都一样。

我们都具有爆发性,而且非常规律。看上去很随意、很偶然,但却极其容易被预测。当然,我们遇到的一些事情会显得杂乱无章,但我们徜徉在其中的方式却是一样的。

预见未来的新思维

你可能已经被这个问题困扰很久了:乔治·塞克勒这位16世纪的英雄为什么会出现在一本讲人类动力学的书里?为什么把科学和历史混在一起?

很明显的一点可能是:他是一个过快地用光自己燃料的爆发点。

从他起义到被俘只不过短短三个月,从历史角度看那犹如一瞬。但这几个月多么重要,多么精彩啊!他来自底层,然后几乎爬到了顶层。一些人认为他很有可能登上王位——还有一些人认为他确实称了王

他的故事生动地告诉我们,当涉及爆发时,我们不应该只想到电子邮件、网络等其他电子设备,而应该更多地关注生活和历史,比如疾病以及16世纪的战争。

但爆发并不是我们重新审视乔治·塞克勒和他那群奇特的十字军的唯一原因。泰勒格迪对我们来说也同样重要。他的预言给我们带来了一种可能性,即我们的未来(或许会很血腥)可能不再是个谜。如果泰勒格迪能够预测16世纪时发动十字军的结果,那么我们这些500年后的人类难道不能运用科学超越他吗?

就连我们最负盛名的哲学家怀疑论者卡尔·波普尔都认为,对那些“完全孤立的、静止不动的,以及周期性的体系”进行长期预言是有可能的。行星和恒星符合他说的条件,所以我们能够预测出它们的轨道。然而,“这些体系在自然界极其稀少,而现代社会肯定不是其中之一”,波普继续说道。于是,我们想预测未来的尝试就被永远禁锢了。

所以,真正的问题是:这两个预言家的话,我们该相信哪个呢?是该相信那位在1959年的论文中用哲学和科学的无情逻辑证明我们永远无法预知未来的卡尔爵士呢?还是应该相信泰勒格迪和他那被无争的事实证明有效的预言呢?

爆发洞察

事实上,现在我们还远远无法向泰勒格迪在那个时代那样做出如此准确的长期预言。你可能会说那根本不是预言,而是大家在辩论时都会做的事——利用我们的专业知识和个人经验对未来某件事的结果做出预测。没有人质疑科学——是什么就是什么,明确的建议最有效。如果我们错了,历史会忘记我们;如果我们对了,也不能说我们是预言家。

然而,预测历史(社会的集体情绪)和预测我们的日常行为之间存在一个很重要的不同。我们可能不如行星那么规律,但我们的日常行为总是有很多重复,以至于很多时候都可以预见。所以,尽管在社会层面上预测对我们来说仍然是迷雾一团,但就个人层面来讲预测已经成为了可能。

不是说我们的行为规律到一定程度才可被预知。奈飞DVD租赁网(Netflix)和亚马逊会预测人们的购物偏好;银行会估计我们的财务诚信度;保险公司会猜测我们被车撞的概率。很多最近出版的书籍,如伊恩·艾瑞斯(Ian Ayres)的《超级数字天才》(Super Crunchers)和斯蒂芬·贝克(Stephen Baker)的《当我们变成一堆数字》(Numerati),已经说明了数据挖掘技术怎样利用我们根深蒂固的可预测性,改变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2]

事实上,放眼四周,那些科技设备正紧盯着我们,设法将我们的需求转化成钞票。购物、旅行、娱乐、爱情、疾病、人际、慈善以及工作等,我们的所有行为都从根本上受到了这种无处不在的数据挖掘技术的影响。斯特拉克的梦想离实现已经不远了——我们可能很快就能在血管中装上小型设备了。

没人会相信这些预测工具会完全准确。地球上有谁能预测到,我会忍受时差反应去布拉格参加一个鸡尾酒会,并在茫茫人海中选择跟一个有三只耳朵的人交谈呢?没有人能,而且不管我们多么努力地按照既定路线行事,我们还是会在路上遇到一些坎坷异常。

还记得我们之前提到的朋友丹尼尔吗?就是那个日复一日在家和办公室之间往返的人。就连他也不是完全可预测的。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在某天决定下班后跟朋友去酒吧玩呢?他那仅有的一次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偏离就会增加他的熵值,所以他不可能是完全可预测的。

迄今为止,没有一位物理学家能够成功预测出气体中1023个分子的运动轨迹,但这无法阻止我们预测气体的压强和温度——毫无疑问,它们比每个分子的运动轨迹要重要多了。对人类动力学来说,道理是一样的。我们根深蒂固的不可预测性不需要上升到社会层面。如果我们仔细地将偶然性和可预测性区分开来,我们也许就能预测出社会结构的很多特征了。

当我们思考可预测性和偶然性之间那模糊的界限时,我们必须意识到的一点是:虽然波普尔具有无上的权威性和影响力,但很明显,他错了。虽然他极力声称,但并没有拿出可以证明社会体系不可预测的有力证据。鉴于此,未来有两种可能性。

一种可能是:会有另外一个海森堡出现,提出一个全新的不确定性原理,告诉我们波普尔是对的,并证明预知未来不仅很难而且是根本不可能的。

另外一种可能是:受到商业利益的驱使,预测工具会不断完善,尤其是那些将人类行为量化的工具。为了增加准确性,这些工具会将注意力从个人转移到团体,因为一旦你偏离惯常的轨道(下班后去酒吧而不直接回家),那最应该归咎于你的朋友。这些预测工具也会将预测时间从几分钟延长到几小时,而鉴于人类行为的短期惯性,这一突破是完全有可能的。当将这些工具的预测时间从几小时延长到几天时,它们一开始肯定会不太准确,就跟几十年前的天气预报一样。但它们的预测能力肯定会提高,直到有一天人类意识到未来不再像以前那样是个谜了。

译者后记

巴拉巴西教授的这本新书让人眼前一亮。就跟他要阐明的问题“人生看似杂乱无章,其实有规可循一样”,这本书的谋篇布局看似杂乱,一会儿提到被拘留的当代艺术家,一会儿又带着大家回到了中世纪,但看到最后你会发现一切都豁然开朗,所有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巴拉巴西教授此前写过一本书,在那本书中,他用惊人的科学事实证明了我们所在的世界中,一切都是相互连接成网的。而在本书中他则立志探索人类行为和预知未来的问题。这本书看似玄妙,但处处都有严格的科学例证。作者将一个一个事例和故事娓娓道来,即使你不懂统计学、不懂物理,也能马上理解其中的意思。

过去,我们常常认为《1984》中试图控制人们一切行为的独裁者——“老大哥”仅是小说中的人物而已。但今天,我们的行为模型可能正在被一些移动电话公司、谷歌、政府情报机构仔细分析研究。为了开发下一个受欢迎的产品,抑或为了发现潜在的恐怖分子,无数的计算机和研究人员正在集中精力预测人类行为。

那么,人类行为究竟是不可预测的呢?还是说,在每一件事情背后确实存在一种隐藏的模型?巴拉巴西教授认为是后一种。要想知道其中的玄妙,相信读完这本书,你已受益匪浅。

这本书的翻译有很多难点,所以有错误之处请各位不吝指出,我自当感激不尽。最后,感谢吕刚给予我的莫大支持和帮助;感谢曾珂和郑雅宁为我提供的宝贵意见;感谢马国栓和冯朝伟的谆谆教诲和鼓励;感谢马岭的理解与激励。

来源:我是码农,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www.54manong.com/?id=1142

大数据电子书  

微信号:qq444848023    QQ号:444848023

加入【我是码农】QQ群:864689844(加群验证:我是码农)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近发表

全站首页 | 数据结构 | 区块链| 大数据 | 机器学习 | 物联网和云计算 | 面试笔试

本站资源大部分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